A23187 作品

068.伟大种族是生活在伟大航路的种族吗?

    老人?看着倒是没什么威胁,不过还是小心点。

    【正在把老人的面部和劳伦斯的面部进行对比,相似度高达40%以上,判断此人应该为劳伦斯有着某种亲缘关系。】

    【正在整合情报中——】

    【温盖特·皮斯利:劳伦斯·匹斯里的父亲,也是书架上留下的那本黑色本子作者的儿子。】

    【参考情报:我将把这一切都交给我的儿子——唯一一个在我患上离奇的失忆症后仍然信任和支持我的家庭成员,也是最有可能知晓我的经历内情的人——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温盖特·皮斯利教授。】

    唐元顿时放松下来,如果说还有谁知道那个黑色本子的时,除了劳伦斯,就只剩下这个老人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部分被劳伦斯撕掉了,但没关系,我们还有活着的见证者。

    当唐元想冲下去,把那个老人请进屋时,右眼再一次发热了。

    【你的形象不适合见人,表情太生硬,在一个父亲的眼中,一眼就能感觉到不对劲。】

    唐元转了转脖子,整理了一下衣服——虽然身上还穿着从疯人院跑出来时穿的白大褂,怎么看怎么不正常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病人出来还穿着医生的白大褂。他飞快的冲进卧室,找到一块穿衣镜,用手指抓了抓凌乱的头发,家长都喜欢孩子梳的板板整整的,不留刘海也不留长发,美名其曰:精神!

    唐元对着镜子弯了弯嘴角,调整出一个满意的笑容,甚至他自己看着都要被温暖哭了——虽然他现在并不能感受到这种情感,但按照以前活着时候的经验,这时候父子重逢,就应该露出这样的表情,现在无法理解也不能感受到,那就模仿就好了。

    【你得快点了,不然老头子会失去耐心。】

    他冲到了楼下,想要获知真相的冲动让他的速度达到了极致,这其实倒是很像一个久别重逢的儿子。

    爸爸,我来了……

    唐元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急切的想要认别人爹。

    打开门的时候,老人已经拄着拐棍想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很明媚,老人站在庭院里听到了背后的开门声,情不自禁的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门廊,唐元站在那里,还保持着开门的姿势,然后他笑的格外的灿烂。

    老人走了过来,唐元连忙过去扶着他,两人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进门之后,唐元顺脚带上了门,隔绝了外面的阳光。

    老人坐在沙发上,手里攥着拐杖。

    唐元则打量着这个老者,他的年纪不小了,从资料上看他是1900年出生,现在是1974年,他已经74岁了。不过虽然头发花白,而且头顶也掉光了,还拄着拐杖,但精神头看着不错,满脸红光,此时也用着审视的目光看着唐元。

    趁这时候,假扮他的儿子,快点套出那个黑色本子上后面的内容吧,这位老人肯定已经看过了。

    唐元刚想张嘴问些什么,他却用拐杖重重的撞击了地面,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老子,虽然系统给唐元的身份是劳伦斯,但毕竟芯子不一样,当父亲的一眼就能看出差别来,甚至都不用唐元说话。

    “劳伦斯从来不会笑的那么灿烂,像个傻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你是谁?你是伟大种族吗?”

    唐元好像听到了一个新的词条,他确信很快就又有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向自己敞开。

    伟大种族和伟大航路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“具体我没办法解释,但我是来救你儿子的,请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你口中的那个‘伟大种族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汪天逸的工作日志。

    1974年7月5日,天气:听别人说,应该是晴天。

    我终于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时间了。昨天我来到这个不见天日的研究所,和那个大玻璃缸子进行了大半天的话疗,然后跟着那个把我带进来的人去食堂吃了晚饭,接着又回到了实验室,进行话疗,不知什么时候我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