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前 作品

第二十二章 暂时人质

    做为曾经的散修,羿清没少与魔修打交道,对他们的气息最为熟悉,但对方能潜入玄天宗,并且杀死一位元婴真人,也是做足了准备。即使他对灵气的感应十分敏税,也整整花了半个时辰,才搜寻到阴气的痕迹。奇怪的是,这气息出现的位置,并不在任何一个出口,而是在不远处的迎缘峰底。

    他带着各堂主,一路追寻居然回到了他住的小屋。还未靠近,隐隐就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,他心下一紧,快步走了进去。只见院内的石桌上,一片狼籍,桌上的碗碟碎了一地,菜汁混合着鲜血流得满桌都是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奚秋也吓了一跳,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沈萤人呢?”孤月四下瞅了瞅,却没看见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羿清快步进屋察看了一圈,没有找着人,转身走向沾满了鲜血的石桌,捏了一个诀顿时整个石桌大亮,空中慢慢出现了影像,正是半个时辰前的情景。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身影,心无旁骛专心致致的吃饭,若不是桌上的饭菜肉眼可见的减少着,整个画面像是循环播放的一样。直到上面的碗碟全空,那影像才有了新变化。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突然掉了下来。身着一袭红衣,发丝缕乱,脸被血迹糊了一半,但隐隐可以看出是一名绝色女子。

    “魔修!”奚秋脱口而出,上前一步,仔细的盯着上面的影像,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呢喃道,“元婴期的女魔修……又是一身红衣,莫非……是无常毒煞——戚橙雨!”

    画面里那个女魔修伤得极重,也不知道跟桌前的人说了句什么,突然一把掐住还端着碗之人的脖子,挟持着对方往西南的方向飞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羿清眼睛猛的睁大,“师父!”直接转身就朝着西南方向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孤月根本没来得及拦,已经不见了对方的身影。只好御剑追了上去,偏偏对方飞得快,他追出大半截才追上了人,“羿清,你冷静一点。玄天宗已经封闭了,先查清楚那魔修的情况再追不迟。沈萤不会有……”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“以她那个变态的实力,该担心的应该是那个魔修吧?!”你急个屁啊!

    “我知道师父不会有事。”羿清却没有停下,反而飞得更快了,“我是担心师父一个人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他突然回过头,一脸肯定的道,“她绝对找不到回来的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槽!原来那货不单是个吃货,还tm是个路痴,话说你到底为啥想不开拜这么个坑货啊喂,“话说回来,她到底是怎么栽在那魔修手里的?”那影像又没有声音,也不知道那魔修到底说了啥?

    “以我对师父的了解……”羿清皱了皱眉,犹豫了一会才道,“她不是斗不过那魔修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“师父只是……懒得反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这种坑货,懒死算了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戚橙雨拼着一口气,一路飞出了玄天宗的范围。她伤得很重,就连元婴都有溃散的驱势,全身的经脉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。玉鼎老贼果然狡诈,即便她谋划了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时机。没想到,临死还被他阴了一把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已经要撑不住了,再不调息估计命都要填进去。她只得寻了一处隐蔽的场所,停了下来。这才放开了手上的人,顺势把人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受伤太重,她居然没有推动,反到是自己退了两步。拼命压下心头涌上的气血,这才沉声看向那人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还算听话的份上,走吧!我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彻鸣钟已响,玄天宗已经发现她做下的事,各种离开的通道都已经封锁,她想要闯出来十分困难,原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