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前 作品

第二十一章 宗门变故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羿清瞅了瞅旁边的人,犹豫了一下,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,“不知您与尊者在商量何事?弟子可有打挠?”莫非孤月仍是对师父贼心不死,想拜师?

    “唔舍(没啥)。”正拼命塞糕点的某人回了一声,吞下口里的糕,顺口回道,“一些以前村里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羿清看了孤月一眼,“虽然师父与尊者同出一处,不知之前可相识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沈萤摇了摇头,看向对面的孤月,顺口问道,“对了,你以前干嘛的?”

    “搞网络的。”孤月回答,错觉嘛,怎么感觉剑仙对他有敌意,“以前自己开了个公司,养着一堆人,挺累的。对了,我之前不叫孤月,修仙后他们说要取个道号,才叫这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叫啥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姓牛,叫牛化云!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迎面半块桂花糕就喷了过来。他一时没注意,被砸了一脸。

    “你恶不恶心?”孤月瞪了他一眼,立马给自己施了个去尘诀。

    “你是yy集团ceo……”沈萤睁大了眼睛,大人物啊!z国首富,“牛爸爸?”

    “滚!老子没你这开挂的闺女。”孤月嘴角一抽,克制不住翻了个白眼,如今牛化云这个名字,也就只有她会惊讶了。

    沈萤是真的惊住了,上上下下把对方打量了一遍,真.总裁,活的,会说话的那种!突然很想跟他借钱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孤月心有余悸的退后一步,怎么有种会被打劫的感觉?

    “何为歪歪?洗衣鸥?”羿清听得一脸茫然,“师父以前听说过他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沈萤继续拿起块糕点,坐了回去,“他是我们……村的首富,富得流油的那种。”人人都想喊声爸爸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羿清点了点头,“原来尊者修仙之前,还有这般经历,那师父以前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沈萤手一僵,脸色几不可见的抽动了一下,停了半会才道,“那啥……我是一个恋家的人。我觉得钱财是身外之物,在家最重要的是孝敬父母。正所谓父母在,不远游。所以我全心全意在家服侍二老!”

    “喂!”孤月嘴角一抽,“啃老就啃老,能不能别说得这么光明正大?”要点b脸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羿清眼睛发亮,一脸兴奋的道,“师父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!”

    “喂,你清醒一点,她明显在忽悠你啊?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是孤儿,不然定要像师父一样,修仙也不忘父母生养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啃老有什么好学的喂?你脑袋是不是有坑啊?”

    “好学生!”

    “谢师父教诲!”

    孤月:“……”完了,这丫已经是个脑残粉了!

    “吃得差不多了。”沈萤摸了摸肚皮,一本正经的道,“不如……回去做饭吧?”

    孤月:还吃,你是猪吗?

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羿清立马转身御剑,一边飞还不忘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师父,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肉,很多很多的肉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师父,没问题师父。”

    孤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妈的!不想跟这对智障玩了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羿清不愧是专业的,短短不到二十分钟,一桌丰富的各色菜肴就摆满了一整桌,其中还包括去外门领食材的时间。道道色香味俱全,孤月突然明白,为什么沈萤说自己做的是猪食了。也不知身为剑修,他这手艺是从哪学来的。

    孤月原本是想厚着脸皮蹭顿饭,试试味道的。可惜最终还是没试成。奚秋突然急匆匆的赶过来,原本以为他是代表门派祝贺羿清结婴成功,他却直直朝着他行了个礼,满脸沉重的道,“师叔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,这么着急?”奚秋做了两百年的掌门,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凝重的样子,还特意来请他。

    “一时说不清楚,师叔随我去一趟药丹峰就明白了!”他脸色更为沉重,转头看了羿清一眼,继续抱拳道,“恭喜羿道友顺利结婴,此事关系重大,羿真人也一块过来吧!多事之秋,真人的结婴大典估计要延后些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羿清点了点头,他现在也算是玄天宗门人,门派出事,他自然要去看看。于是向沈萤打了声招呼,就随奚秋飞向了右侧一座溢满丹香的浮峰。

    三人直朝着峰顶殿宇的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