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前 作品

第十七章 顿悟忽悠

    羿清这套剑法整整演示了有大半个时辰,招式千变万化,威力极大。虽然他已经尽量收敛剑气,待收势时还是让整个岛被削掉了一节高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就是我平日所用之剑法。”羿清抱拳向着沈萤一拜,直直的看向她,眼睛那叫一个闪亮。

    沈萤下意识的就夸了一句,“嗯,不错!”就是慢了点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!”他更加激动了,“还请师父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萤一僵,额头又开始冒汗了,指教啥?剑法什么的,她压根不懂啊。

    一边的孤月却笑了,兴灾乐祸的道,“是呀,你给指导指导呗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可是没带趁手的兵器?”羿清赶忙把手里的灵剑递给了她,“是徒儿疏忽,要不先用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要不要这么贴心?

    “快快,指导指导。”孤月笑得更深了,顺手还推了她一把,阴阳怪气的道,“你再不快点,太阳要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沈萤瞅了瞅手里的剑,“其实……我觉得你刚刚挺好的。”不用再改了吧。

    “切,得了吧!”羿清还未开口,孤月却先一步耻笑道,“别装了,你今天能使出一招半式,我都拜你为师!”

    “你?”沈萤斜了他一眼,“会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干嘛自己做饭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谁tm要做你徒弟啊!

    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沈萤没理他,往前走了两步,看了看平坦的小岛,握了握手里的剑,刚刚厨子徒弟是怎么用的来着?好像要先举起来……

    她直接单手举剑,高过头顶。就像是举着个哑铃似的,看着毫无章法,更别说是招式了。

    呵!孤月忍不住又笑了一声,看着沈萤用力挥下了剑,坐等她掉马。

    突然,平地暴风骤起,只见那剑身顿时化出一道亮如白日的剑光,跨横天地间。随着沈萤的挥势,瞬间横扫而去,轰隆一声巨响,整个海岛瞬间被劈成两半。而那剑光还未停下,直接往着远处而去,直接扫过不远处的玄天宗,把右上方的一座浮峰劈开,直入大海,最终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天空白云一分为二,而整个海面突然下陷,海水从中间分开。底下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延伸到远方。整个天地间仿佛生生被切了一刀一般。耳边只有哗啦啦海水填入裂缝的声音。

    羿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孤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好像用力过猛了,“看来我不适合用剑!”沈萤抓了抓头,转手就把剑扔回给了厨子,“那啥,今天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愣了半晌,最后还是有经验的羿清先回过了神,条件反射的回了句,“麻婆……豆腐……吧?”师父果然是师父!(?w?)

    “好,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马上,师父今天累了,要不我们加个菜?”

    “好厨……徒弟!”

    孤月:好……好可怕。

    等等!刚刚她是想说厨子吧?绝对是的吧?!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去准备吧?”

    “师父且慢!”羿清深吸了一口气,用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看向沈萤道,“请恕弟子愚顿,还未参透师父此招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没用意啊。

    “弟子不明,刚刚师父明明是很简单的一挥,为何却有如此威力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沈萤嘴角一抽,她咋知道?“可能我……力气比较大?”

    “力气?”

    孤月:骗鬼吧?这是力气大就可以做到的吗?(╬ ̄皿 ̄)

    “你没听过吗?”沈萤认真道,“一力降十会啊!”

    孤月:这话明显就是从武侠小说里抄来的吧,会信才有鬼!凸(艹皿艹)

    “师父的意思是说,只要能力到了,招式剑法其实都不重要!”

    孤月:你还真信啊喂?!(°Д°)

    “一力……降十会?一力降十会……”羿清默念了几句,突然身上灵气暴涨,剑气满溢,连着四周的灵气都开始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孤月:靠,还顿悟了是什么鬼?这明显是个忽悠啊兄弟!ヽ(?Д?)?

    “厨子,你怎么了?”见他突然就地坐下不动了,沈萤忍不住伸手戳了戳。

    “别动他!”孤月一巴掌就拍开了她的爪子,“他在顿悟,冒然打断会有危险!”这都看不出来,到底算哪门子师父啊喂!还有现在连口都不改了,直接就叫厨子真的好吗?

    压下心底的吐槽,孤月快速结印,在羿清周身布下重重防御阵法。顿悟时间有长有短,而且看他周身这浓郁的灵气跟剑气,估计还是一次大的顿悟,也不知道要多久?顿悟时最忌被打断,这阵法是必须的,看来为保险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