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前 作品

第九章 第一危机

    自从那晚上,羿清体内的妖气全清,伤势总算好了个完全。或许是因为平日全力压气妖气的原因,此时妖气一清,他竟觉得久久未曾松动的修为,隐隐有突破的趋势。而这一切,全是因为师父予他的那颗妖丹而成的,他再次庆幸,能得此良师。于是到口的打算,也就愈加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呃,厨……徒……那个‘亲(清)’?”沈萤推了一把正在炒菜的人,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羿清一愣,脸上的愧疚越加的重,放下锅铲朝着她行了个礼,“您看出来了?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师父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呃,只是看你同一个菜,加了三次咸,想问句还能吃吗?

    他的脸色却越加的愧疚,犹豫了一会才一咬牙道,“徒儿的确有一事相商,还忘师父成全!”

    沈萤瞅了一眼锅里,随口道,“有话就说啊。”嗯,还好炒的是萝卜,不是肉。

    “徒儿知道师父心有大善,所以才常年驻守在此边界,以防妖类出去作恶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不,她只是路痴不敢乱走而已。

    “只是,徒儿所求之事,非同寻常且迫在眉睫。”说着,他手间一转,拿出之前封印的噬魂幡解释道,“此幡仍魔修芮糜所造。他曾屠民数十万,将魂魄尽数困于此幡,并养于戾气血池之中。引幡中恶鬼相互厮杀,想借此养出鬼王。如今幡内还余数万恶鬼,随便一只放出,都会引得生灵涂炭。”想起那魔修的恶行,他手心一紧,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道,“如今此幡失去主人的控制,里面的恶鬼必会趁机破幡而出。我昨晚虽然用术法暂时封印住此幡,但也不是长久之计,待月圆之日,阴气最盛之时,恶鬼必会冲破封印,为祸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萤点点头,完全没听懂的说,“你到底想说啥?”

    “十万恶鬼,怕是无人能以一已之力压制。”他紧了紧手心,一脸坚定的道,“所以……我想将此幡送到仙门,玄天宗。那里地处灵脉之上,可用灵气洗唰恶鬼的戾气,借此超渡里面的十万亡魂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什么,有些犹豫转头看了沈萤一眼,“此去玄天宗,路途遥远,弟子才疏学浅,万一要是此幡出现了什么变故,怕是有心无力。”

    他抱拳突然朝着她跪了下去,“弟子斗胆,能否请师父与我同行,前去玄天宗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师父在此,是为了修行。冒然离开,怕是对……咦?咦!师……师父,你答应了!”羿清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,感觉像是幻听。毕竟选择在这妖界旁边居住,必定是修为受到了什么大的阻碍,不得已而为之。而修行之事,最忌半途而废。她居然就这么轻易答应她离开!

    “起来起来。”沈萤一把把人拉了起来,早说你认识路啊。在这破林子住了几个月了,要不是那个猎户,死活不肯带她出去,再加上自己严重路痴,怕到时连个睡觉的茅屋都找不着,她早出去浪了。果然收个徒弟还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时候走呀?择日不如撞日,要不现在就出发吧!午饭可以打包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羿清鼻子一酸,满心的感动无处安放,师父果真是大善之人,此生无愧入师门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嘛?”沈萤转身走出了厨房,招了招手,“赶紧的,把午饭打包一下,我们边走边吃。时间紧迫,锅里那个菜就算了。”反正已经糊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羿清揉了揉鼻子,压下心底的感动,转身灭了火,挺直腰杆大步走了出去,隐隐有种名为‘师门骄傲’的东西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总算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,沈萤有点兴奋,冲进屋里想收拾一下,却发现自己好像没啥好收拾的。想了想,才转身给兔子留了张字条。出门一看,厨子徒弟已经打包好午饭,在等她了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。”她走了过去,随口问,“往哪边走?”

    羿清伸手指了指右边,“往南而行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习惯性的一扬手,顿时一把剑凭空出现在眼前,他朝前一步,御剑飞身而起。正要加速,回头一看却发现某人还在原地,于是提醒道,“师父?此去玄天宗路遥远,需得御剑而行。”

    沈萤:“……”御剑是什么高科技?她要会飞,还会在这困了四个月吗?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!?”羿清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,见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,才试探的问,“师父……可是习惯御器而行?”

    “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御风?”

    “没听过。”

 &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