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前 作品

第六章 自荐为徒

    沈萤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兔子们一只也不见了,只余仍穿着一身带血白衣的男子,坐在她对面,一脸纠结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沈萤愣了半会,才想起这个人是谁,哦……那个坑。

    “兔子们呢?哪去了?”她转头看了看,发现屋子已经修好了,而且还长大长宽了,从一个单间的小茅屋,变成了五室的大茅屋。是群好兔子啊!

    “它们盖好了房子,怕打扰您睡觉,就先行回去了。”羿清解释,指了指屋前那一堆的食材道,“这是兔王留下的,说是今日的份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萤抓了抓头,伸了个懒腰,走到了那堆食材前,顺手拿起一根,皱了皱眉,“怎么又是萝卜?唉……果然是群兔子啊,昨天是红萝卜,今天是白萝卜,卧槽!还有青萝卜。明天不会送紫的吧?”

    羿清跟了过来,心底又是一阵激荡,连万年冰参,千年绿灵,都可以视做普通萝卜对待,果然是隐世的高人。

    (⊙_⊙)

    “算了,凑合着吃吧。”真的以为是萝卜的沈萤叹了口气,一手抓着萝卜,一手抱起地上的菜筐,边咬边打算进屋,却转头看到旁边的羿清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咦?你怎么还不走?”她一边咔嚓咔嚓的咬着萝卜,一边道,“你不是能走了吗?不回家想蹭饭啊?我这只有萝卜。”说着她把手里的筐往他身前递了递,示意他随便拿。

    羿清心里一暖,连忙抱拳行礼,“多谢前辈,不过我的经脉已经修复,用不上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根本不知道他说啥的沈萤,只能猜到他是不想吃的意思,于是收回筐,“那再见!”说着就想转身进屋。

    “沈前辈!”他却急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沈萤再次回头,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羿清眉头拧了又松,似是十分的纠结,脸上表情几度变换,犹豫,担忧,崇拜,期待等等情绪,一一闪过。半会才一咬牙,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一般,扑通一声跪了下去,恭敬的朝着她一拜,“请前辈,收我为徒!”

    “哈?”她直接傻掉,这什么节奏,收徒?想跟她学什么?宅丧废吗?

    “我是一名散修无门无派,亦无师门,现为金丹剑修,一心问道,只求以手中之剑扫平世间邪祟。”羿清认真的道,“幸结识前辈,仰慕前辈高义。斗胆自请拜入门下,还请前辈成全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认真咚咚咚的朝着她嗑了三个头,一脸紧张期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开玩笑?”沈萤嘴角抽了抽,这人脑子没事吧?他好像之前萝卜过敏来着,不会有啥后遗症吧?

    “前辈。”他神情越加认真,“您与我素不相识,却救我于危难,助我疗伤护我周全。这份恩情,羿清此生怕是都报答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要恩将仇报?”他不会想赖上她吧?这一穷二白的,你眼光有点歪啊!

    “前辈不要误会。”他急急的解释道,“我是真的仰慕前辈,所以才想拜入门下。不单是因为您的修为,更是因为敬重您的德行。”

    世间修士这么多,谁都知道修仙修心才是正统,就像他入道之时,以扫平天下邪祟为道心一样。他是散修,见过大多德高望重,私底下手段却阴狠毒辣的。往往修为越高就越发忘了当初心之所向,以致心魔缠身。但世间谁又没有私心,谁能一直保持着良善。他也不能保证,自己有迷失的一天。所以他宁愿自己苦修,也不愿拜入任何人门下,就为不牵扯上这一份因果,即使他天生剑体。

   &nbs